慧道心理
首页 » 咨询效果

[厌食]自我摧毁的高中抑郁女生

    

    一、基本情况

    小凌,高一女孩,身高一米六七,体重不到七十斤。初中前性格还算开朗,初二开始就特别在意自己的容貌、身材等外形,只要稍微胖一点,或者脸上长个痘痘,心里都接受不了,所以一直都在节食。小凌一直住宿,初三时表示压力太大,同宿舍的室友都玩命的学习到很晚,自己在那种氛围下每天都睡不好,尤其是跟同学成绩上的差距越来越大,心情也越来越消沉。本来就吃得很少了,到了初三下半学期就一点胃口都没有。中考成绩还算可以,进入了一所区重点高中,但是小凌表示跟自己的理想目标相差太远了,觉得自己很失败,身材也越来越胖。进入高一没多久,父母在探宿时发现孩子胸前好像已经只剩下肋骨,皮下脂肪已经很少了,只剩下一层皮的感觉,这时的小凌吃一点东西就有恶心想呕吐的感觉,父母只能给孩子喝些牛奶流食。小凌表示非常厌恶班里的几个男老师,而且跟新舍友的关系也很紧张,融不进去。放学回到家,小凌依旧坚持每天锻炼身体,害怕自己不跑步就会胖起来,路上的人看到了指指点点的,可是小凌自己不觉得自己太瘦,并且已经三四个月没有来月经,情绪非常低落,父母觉得孩子真的病了,于是带孩子接受咨询与治疗。


    二、问题分析

    1、神经性厌食

    小凌的母亲性格较强势,对孩子的要求很高,有时几近苛刻。对此,母亲则表示平时也没给孩子什么压力,最初确实考不好或者事情做不好会从言语上表现出来,但是后来慢慢的觉得说也没用,就不怎么管孩子了。

    但这似乎只是家长一厢情愿的感受和想法。一方面,孩子的童年经历中,父母的紧张关系、不当的教养方式等导致的负面消极的家庭情绪氛围,已经在幼小的孩子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不断累积的情感创伤不会因为家长的暂时性变化而彻底消除;另外,小孩子是最敏感的,父母一个眼神、嘴角的一个动作,说话的语气态度,其中是否参杂了期待、要求、目的,不满意、挑剔、指责、批判、否定,亦或是期望落空后的无奈、失望,小孩子心里面都很清楚,这个层面不是成人能够欺骗和掩饰的。

    母亲对孩子在学习上是严苛的、批判、否定的;在生活上是包办代替的、过分溺爱的;在情感上又是忽略的、漠视的,甚至是拒绝的。最终导致小凌形成了凡事追求完美,思维极端,过分在意别人的评价,自我中心,情绪不稳定,对家庭过分依赖等性格特点。

    小凌非常害怕被别人否定,因此,总是要把事情做到最好,尽善尽美,否则就干脆不做。如果事情的结果与自己的理想值有差距,就陷入消极抑郁的情绪状态。小凌总想把自己最完美、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进入青春发育期,生理上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小凌心理上一个不小的震惊。女性第二性征表现出来,女孩子的体形会丰满起来,但是小凌会把这一切变化解读成为“灾难”,稍微胖一点、脸上长青春痘就接受不了,觉得自己不完美了,于是严格控制饮食。

    长期控制饮食、不吃甚至吃了催吐,就会人为的破坏神经系统的正常反射活动。逐渐大脑见到食物的信号不那么兴奋了,消化液分泌减少,肠胃蠕动减慢,面对好吃的食物也没有任何的欲望,甚至发展到后来的看到食物心里就感到恶心、想吐,外在的生理行为反应与内在的不想进食的心理达成一致,于是新的神经反射活动形成,但却是病理性的。


    这些也只是症状的表象而已,内在心理根源在于:小凌对女性性征的抗拒以及对母亲的高度不接纳。母亲是孩子出生以来第一个接触的女性,也是一生最重要的女性。但是小凌的母亲自身的人格特质缺乏一个真正女性的温柔雌性能量,而是充满了攻击性的负面消极能量。这样就会在孩子心里产生“女性就是这样子的,可是我不喜欢这个样子”,于是把对母亲等同于所有女性形象,把对母亲的高度不接纳泛化到不认同自己的女性身份上来。

    女性在青春期的月经初潮直到更年期的闭经,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生理意义上的女人。而神经性厌食症患者惧怕身体丰满起来,甚至闭经,都是心理精神层面不认同女性形象的躯体化表现。

    2、青春期性压抑

    除了身体上的第二性征出现外,性心理意识也开始觉醒。青春期对异性的愿望本来是正常的,但是小凌的强迫性人格特质会让她产生较为强烈的内心冲突,既好奇渴望,又被强大的超我、社会文化及道德感压制,于是自己跟自己较劲,觉得不应该这么想,觉得自己不完美了,觉得自己太肮脏了,进而激发心理防御机制,对男老师产生厌恶情绪,表现出回避异性老师的行为。但是这种冲突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压抑回潜意识层面。

    成人世界对“性”普遍的第一反应就是性行为,社会文化更是定义为罪恶的。但是“性”还有其更为深层次的内涵,“性”,乃“心”——“生”,万物都是向上成长和发展的内在驱动力,“性压抑”不仅仅是性行为的限制,从心理层面讲,是生命本能成长动力的一种被遏制了。

    进食,是人生来最本能的生存下去和不断长大发展的手段,拒绝进食,也是潜意识层次拒绝成长的表征。母亲在生活上的包办代替,使得小凌对家庭形成高度的依赖性,青春期自我独立意识觉醒,想要独立,但又没有能力离开母亲的照顾,这种离开是心理层面的,即“二次断奶”失败。母亲对孩子过分溺爱和包办代替,实质上也是一种隐形的控制,这样孩子就不会离开父母,直至后来演变成:孩子在现实生活层面上,想一辈子想当个孩子,小孩子可以不负责任,可以由成人保护,什么都由妈妈来干就好了,自己可以永远躲在安乐窝里。

    但是精神层面上又想摆脱父母的束缚和控制,这本身就是矛盾的,生活上高度依赖家庭的孩子,不可能在精神上获得真正的独立和自由。

    3、强迫性思维、抑郁心境

    初三巨大的精神压力、中考成绩不理想以及高中生活的不适应,与同学关系紧张、母亲的严苛与控制等对小凌来说,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负性刺激事件的叠加。小凌的头脑每天都有很多时间纠缠在关于外貌、体重、进食、成绩、关系等方面,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填补内心无能又无价值感的巨大空洞。

    “还是不够瘦,还是不够瘦……”其实就是“还是不够好,还是不够好……”的潜台词。企图通过“瘦”来掩盖自己仍然是是完美的,有价值的,值得被爱的。“我很完美”的思维一方与“我糟糕透了”的一方不断的战斗、打架,消耗了小凌大部分的心力。无论怎么用理想化的蓝图美化自己,也无法欺骗内心的无价值感和无意义感了。学习成绩大幅度下降、没有考入理想的高中、无法与同学相处好、家庭氛围的压抑、内心情感的空虚,让小凌越来越感觉失去了对外界人事物可操控的感觉。久而久之,小凌变得越来越容易被激惹、焦虑烦躁不安。

    虽然尝试过努力,但是失败了,于是转入回避问题的防御性策略,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能力范围,剩下的只是控制自己的身体,控制最本能的进食行为。而感受和控制饮食成为小凌自身与外界唯一的沟通渠道,从而获得一种生命的存在感和心理的确定感。而成功控制进食、身材苗条,可以暂时缓解小凌的焦虑和恐惧,达到片刻的情绪上的满足感。

    进食最根本的意义在于能够保证个体生存下来,拒绝进食则是一种自我惩罚的方式。在小凌的内心,对母亲没有更好的爱自己充满了怨恨,但是同时又对自己无力抗拒充满了无助与绝望。进食象征着吞并掉食物,占有食物并将其嚼碎破坏掉,转化成自身的一部分。想要摧毁掉仇恨的母亲,却又渴望母亲温柔的爱自己,同时对于自己有这样丑陋的念头感到罪恶。加上青春期性冲动的肮脏感,幼嫩的心灵无力再挣扎,陷入了抑郁心境状态中。这整个过程和结果,既是对父母的报复手段,也是放弃生命、自我摧毁的方式。


    三、咨询过程

    1、为小凌提供一个充分安全的环境,隔离外界刺激

    外界刺激性事件对小凌造成的创伤不断的累积,已经超过孩子的精神承受极限,此时建议小凌暂且休学,专心调理身心,尽量营造一个绝对放松的心理环境氛围。

    2、引导小凌有效宣泄怨恨等负面情绪能量

    小凌对母亲积压了大量的愤怒、不满甚至怨恨的情绪,这股负面能量被母亲的强大能量压制着,只能指向小凌自身。引导小凌用合理有效的方式,逐步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小凌的母亲一直克制着孩子,母女关系需要达到一个新的平衡。在此期间,小凌对母亲开始有了言语上的反抗,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也是小凌恢复健康的必经过程。某个阶段小凌甚至对母亲逐渐呈现出哭闹、撒泼、任性妄为等行为,也是小凌退行到婴幼儿心理状态的表现。

    有些情结在某一阶段产生并凝结固化,也就需要重新回到当下的心理状态,释放当时压抑隐藏的负面情绪,并给予新的解释,赋予新的意义,才可解开一个个心结。

    3、调整父母教养方式,改善夫妻关系,重建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连结

    母亲也是在一个缺爱的家庭中长大,自身若是没有感受到过被爱的感觉,又如何懂得自爱和爱别人呢?

    帮助母亲打开冰冻的心灵,调整夫妻之间女强男弱的状态,释放母亲心中的母性力量,一个母亲发自内心的爱自己的孩子,则不需要说太多,一个眼神、一个拥抱、嘴角的一个微笑,都能够让孩子感受到渴望已久的关爱。而这份爱就是小凌心中的希望,因为无论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大家的爱和认可,所以才会焦虑、会恐慌,最终陷入抑郁、绝望。爸爸妈妈平衡的爱是孩子成长最好的保障,父母相爱,孩子才能无后顾之忧的向前、成长。

    4、调整小凌的偏差认知,正面行为加强正性强化,配以中药调理

    纠正小凌对体形、外貌、进食、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以及青春期性生理心理等各方面的极端认知。焦虑、恐惧、抑郁等情绪以及不良的行为表现,其根源都在于错误的偏差认知。像小凌这样的孩子,他们的思维太过狭窄,其对外界及自身的认识并不符合客观事实,都是已经被大脑过滤掉正面信息之后的极端负面的认识,并且将本无实质性关联的概念建立起稳固的联系。而这些负面的意识及相互之间本不存在的错误链接,就是最初父母以及后天的教育及社会文化等潜移默化灌输给孩子的。因此,必须逐渐打破这种思维上一环扣一环的错误连接,走出自我限制的虚幻的思维世界,重新注入正知正念,才可能彻底扭转头脑思维错误的运行轨迹。

    5、修通小凌的潜意识情结,学会接纳自己

    在小凌逐渐恢复身心良性发展的前提下,在合适的时机帮助小凌修通一些潜意识中的情结。母女依恋又敌对的关系、青春期性冲突产生的罪恶感、对女性角色的不认同、理想自我与现实自我的差距以及最初的心理防御机制失效后通过拒绝进食体现出来的身体防御机制等等课题都是需要逐步解释和修通的。

……

    四、咨询效果

    1、小凌恢复到健康的营养生理状态,重新返回学校生活。

    历时八个月的共同努力,小凌的体重恢复到正常的生理指标,身体机能也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在确认了孩子的健康状况以及复发几率后,小凌重新走进学校,融入到学习生活中。

    2、小凌的认知得到健康的重塑,发展出更为妥善和有效的行为策略。

    对于强迫性思维的纠偏过程是艰难的甚至是漫长的,需要咨询师强大的耐心不断的反复的拓宽其狭窄的思维路径,当然尤其需要家属的全力配合,否则孩子回到家庭环境中,若是家属错误的应对方式依旧不断反复验证孩子原本错误的思维路径,无疑加强了负性强化。因此,非常感谢小凌父母的改变,母亲用爱融化了孩子内心深处的怨恨和恐惧,孩子才更加有能力去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危险”。

    3、家庭系统重新塑造成健康的关系模型,发展出正常的情感互动模式

    彼此之间有了更为独立的个体性,不再强行牵绊彼此和遏制对方。各自有效表达自我的能力得到增强,对家庭成员的关爱和情感支持与互动都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

    推荐文章神经性厌食症

              厌食症的孩子为什么厌恶吃饭?

              青春期性困惑

             影响孩子心理成长的四种妈妈

  • 督导级专家:薛连福
  • 心理咨询专家:杨燕
  • 心理咨询师:高磊
  我孩子不喜欢学习总是不想去上学,这个能疏导吗?
  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培训学习的课程?
  请问提供实习机会吗?
天津心理咨询-天津厌学心理咨询-天津青少年心理咨询-天津学生心理咨询-天津青春期心理咨询-天津心理医生-天津心理咨询中心
咨询热线:13752799672